<p id="jjzxv"></p>

<pre id="jjzxv"></pre>

<p id="jjzxv"><delect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/menuitem></delect></p>
<p id="jjzxv"></p>
<p id="jjzxv"></p>

<pre id="jjzxv"></pre>

<p id="jjzxv"><output id="jjzxv"></output></p>

<p id="jjzxv"><delect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/menuitem></delect></p><output id="jjzxv"></output>


<pre id="jjzxv"></pre>

<p id="jjzxv"></p>
<pre id="jjzxv"><output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re>

<p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/menuitem></menuitem></p>

<p id="jjzxv"></p><pre id="jjzxv"></pre>
<p id="jjzxv"><delect id="jjzxv"></delect></p>

<output id="jjzxv"></output><pre id="jjzxv"><output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re>

<output id="jjzxv"><output id="jjzxv"></output></output>

<pre id="jjzxv"><p id="jjzxv"></p></pre>
<noframes id="jjzxv">
<pre id="jjzxv"></pre>
<pre id="jjzxv"></pre>

<pre id="jjzxv"><output id="jjzxv"></output></pre>

<pre id="jjzxv"><p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/menuitem></p></pre>

<p id="jjzxv"><output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><pre id="jjzxv"></pre><p id="jjzxv"><output id="jjzxv"><listing id="jjzxv"></listing></output></p>

<pre id="jjzxv"></pre>
  安徽交運集團 省公司內網 設為首頁 聯系我們
今天是:
站內搜索:
天氣情況:
乘車站:
終點站:
 
  企業文化
當前頁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職工園地  學習園地
 
幸福河邊 潛山分公司 張玲
2019-10-14


此文在安徽交控集團“我和我的祖國”征文中榮獲二等獎)

曾在縣城西外環路住過幾年。那時只知道它叫“西環路”,后來才知道那路還有一個名字-----“幸福路”。幸福路,很好的名字,我還曾向他人炫耀過這名字。

每次去油壩老家時,都要經過幸福路。到了南郊,沿河走-----這條河叫“幸福河”。河的名字居然也有“幸!倍,我有點驚訝,隨之欣喜。多好的名字!人們都是向往幸福的,所以喜歡以“幸!眮砻挛。

最初,我以為幸福河的源頭就在我家門前。我家門前有一條從潛河分流而下的小河-----干溝。河水清澈透明,青荇隨波起浮,金黃的沙子靜靜地沉淀著,偶爾隨水泛起,與小魚兒戲耍一番。我想,這么美的河一定是幸福河的起源,畢竟它與幸福路那么近。

可是我錯了。幸福河確實是潛河的分支,但不是我家門前的那條干溝,干溝只是眾多匯入幸福河的支流之一。幸福河比干溝寬闊、粗實,窄的地方也有兩米多寬,河水也是清泠泠的。

聽老人說,幸福河是人工挖就的。油壩是圩區,地勢低落,池塘多,河道卻稀少。久干易旱,久雨易澇。每年春天雨水連綿的時候,淺顯的溝渠排水不暢,水澇成災,農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莊稼泡在水里數十天。因久雨引起釘螺泛濫,吃夠了澇苦的人們又要遭受血吸蟲病的折磨。為了讓村民擺脫血吸蟲病的傷害,油壩鄉人民公社便聯合原梅城鎮人民公社及當地村民,一邊加強防疫治疫,一邊改善本地的水質,降低地表濕度,依托廢棄的古河道開挖直通南北的大河道-----幸福河。那是1958年,正至大躍進時期。人們咧嘴笑了:“期盼的好日子就要來了!

幸福河一年四季都在細細流淌。青草茂盛,鯽魚鮮嫩,成群的花白色蘆花鴨叭嗒著大扁腳丫,一搖一晃地走在河岸上,還不時地停下腳步,啃食著嫩綠的水草,發出“嗦嗦”的聲音。再“撲通”一聲跳進河里,自在地游弋。它們時而翹著尖尖的屁股,埋著頭到水里覓食;時而高興的將黃色的扁嘴張得很大,沖著天空上的白云嗄嘎大叫……牧鴨人不時地揮動著長竹篙,竹梢上拴著的花布條在空中一抖,抖成一個弧線,嚇得散開覓食的花鴨們搖晃著肥臀聚攏起來。一陣喧鬧過后,又傳來“沙沙”的啄食聲。

看到那些鴨子,老公眼里泛起回憶的光亮。說:“小時候,媽媽也養殖了很多牲畜,有雞、鴨、豬、還有狗。我天天都要到塘里摸螺螄給鴨子吃,還要割“豬菜”。那時候家家都要割野菜給豬吃,屋前屋后都割盡了,就到塘里拉水浮蓮給豬吃。我還去過幸福河那邊割過野菜,當時幸福河也沒有現在這么寬!

幸福河離姑媽家很近,姑媽家的老屋后面就是幸福河。第一次去姑媽家的時候,感覺像是到了江南古鎮。碎石子與小石條鋪就的小路窄窄的、長長的。小路兩邊,參差不齊地排列著低矮的老屋,殘損的白石灰墻透出煙黃色的土磚。幾根古老的木柱子支撐著兩扇小木門,風吹過,會發出“吱呀”的呻吟。陳舊的木門多是開著的,里面黑暗暗地陳列著粗糙的方桌、長凳。也有人家的門是鎖著的,那老式銅鎖橫亙在暗黃色甚至有點臟的門上,讓我有了更多想像的空間———那屋子是不是比前面的人家要亮堂些?堂軒的案幾上是不是刻有繁復的花紋?

癟嘴的老太太閑坐在門前小竹椅上,茫然地看著日子慢慢從東爬到西,看著裊裊炊煙在黑色魚鱗瓦的煙囪里冒出來,那煙遇到毛草便燃燒起來,蹦出幾絲火星,于屋頂上糾纏著、舞動著,隨之舞動的還有瓦片上的野草。

即使有陽光透過屋頂上的明瓦照射進來,姑媽家的屋子仍是陰暗的。推開后門,豁然的敞亮讓人驚喜------陽光無拘無束地灑下,空闊的幸福河也呈現于眼前。

幸福河岸邊是有樹的。濃蔭蔽天,橫枝飄逸,枝葉輕觸水面。有風吹過時,疏影暗動,引魚兒四散逃匿,驚起水面漣漪蕩開。

幸福河的魚尤為壯實。老公說他小時候常常在姑媽家的后院釣魚。他說:“一根竹桿,一截尼龍線,一個細鉤子,幾粒鵝毛桿子做的魚漂,幾根菜地里挖的紅“黃蚓子(蚯蚓)”,就是釣魚的裝備。我擅長守,一守就是一下午,總會釣到大魚!蔽矣幸舛核,說:“那時候的魚多,呆傻又貪吃,所以才會被你釣到!彼傄c我爭辯一番。其實我是知道他的釣魚技術的,我釣魚還是與他學的呢。

前些年,老公總會到姑媽家附近去釣魚,他說姑媽喜歡吃魚,要讓姑媽嘗嘗鮮。去幸福河釣魚的時候,媽媽也總是囑咐我們帶點油條、蛋糕什么的,讓姑媽“搭搭嘴”。有時我們便帶上她們一道,在河邊走走看看,讓她們姑嫂在一起說說話、聊聊天,打發打發清閑的日子。姑媽也期盼著同我們一起,畢竟孩子們都在外忙碌著,少有空閑一起相處。

日子一天天地過去,姑媽離開了人世。自姑媽去世后,老公便不再去幸福河釣魚了,即使去了,也是為了去看老姑父。

姑父是個退休的老校長,可他沒有校長的派頭。憨厚隨性的姑父最大的喜好就是抽煙。他常常獨自坐在家門口的矮凳上,一口接一口,一支接一支,點燃的煙在他的指間明滅,兩根夾著香煙的手指變得硬黃。有時候煙灰留得很長了,他也不彈。長長的煙灰支撐不住,順著指間滾了下來,落在衣襟或是褲子上,衣服瞬間燙了一個洞。直到看到衣服冒起青煙,姑父才慌張地站起身,拍打著衣服上的煙灰。姑媽看到這場景,總會責備他:“你這個死老頭,又將衣服燒壞了!”姑父現在頭發白了許多,卻很少因抽煙燙壞衣服了。

后來,媽媽因房子拆遷搬到了東店居住,東店就在幸福河邊。這就使我與幸福河有了更多的接觸。

春天來了,油菜花在田野上洋洋灑灑地開著,金燦燦的,鋪天蓋地,醉人的芳香充盈在人的心田間。幸福河左邊的花香飄向右邊的天地,右邊的濃郁隨著風向左邊覆蓋,它們似乎要爭個高低。那些花甚至攀到馬路邊,似欲拽行人的衣襟,真是惹人喜愛。

金黃之間,偶有一樹粉桃鑲嵌,藍天與黃菜花之間就有了一個銜接,那粉色也緩沖了艷黃帶來的視覺沖擊。綠樹、菜花、粉桃、藍天,絢麗地倒映在幸福河里,驚艷了河里的魚兒,看呆了河上的小橋,———那半圓的橋洞,仿若一只只大眼睛,驚喜地瞧著這多彩的世界。

“昨夜雨疏風驟,濃睡不消殘酒。試問卷簾人,卻道海棠依舊。知否,知否,應是綠肥紅瘦!崩钋逭盏囊皇仔×顓s應了幸福河兩岸的景色。一場春雨過后,河兩岸的油菜已是“花容倦怠,唯有籽盈盈”。那些飽滿的菜籽沉了臂膀,重了腰背,沉甸甸的。坡上屋前的新竹青翠欲滴,婆娑綽影,可用“露滌鉛粉節,風搖青玉枝”來形容。被河水滋潤的綠竹,有著“依依似君子,無地不相宜”的品質。其實君子不君子的倒也無所謂,重要的是那些翠竹讓兩岸的人民多了些生計。夜間,田間辛勤勞作的姑娘嫂子們,三五個聚在一起,一邊團坐在竹涼席中間編織,一邊拉著家長,歡聲笑語,也不覺著疲勞。

編竹涼席是在陰雨天打發時間的最佳方式。姑娘們盤著腿坐在堂軒中央,拿著精細的黃竹篾絲,就著明瓦上灑進來的白光,聽著雨聲,細細地編織起來,似是將屋外的風雨、屋內的小曲也編進了席子里去。人人都說幸福河邊的涼席最好,用料考究,做工精細。有心人將這涼席取了一個好聽的名字:舒席。用“舒”字是因為潛山在北宋時叫“舒州”,王安石還在舒州任了三年通判。

油壩是魚米之鄉,又是舒席盛產之地。新農村的建設讓人們過上了夢寐以求的生活,似乎印證了當初人們的預言:修了幸福河,喝了幸福河的水,人們定會幸福?赡赣H有不滿,她覺得幸福河的水清甜,東店小區的環境也好,可就是住的人少了,冷清,她不太喜歡。其實我也有同感。小區安靜,房子也好看,只是那徽派風格的建筑透著落寞傷感。村里年輕人大多外出了,少了些熱鬧。不過慶幸的是,小區里有位老姨與母親要好,她們互相關心照顧,還常常相約去幸福河邊散步說話。只是現在,母親走了,落下了孤單的老姨。不過,高鐵站很快就要在東店建起了,到那時,冷清的小區定是人來人往、熱鬧非凡。幸福河邊散步的腳印會越來越多,住在東店小區的那位老姨,也不會再形單影只。

前不久,我又沿著幸福河走了一次。陽光輕灑,一層晶瑩的薄霜貼在田陌、樹枝之上。路上車水馬龍,黑色的柏油馬路隨著幸福河蜿蜒。河水還是那樣的澄澈見底,倒映著田疇里枯黃的稻茬,光禿禿的樹枝在風中瑟瑟。

一聲鳴笛驚起數只寒鴉,掠過幸福河,飛向遠處。



 
安徽交運集團安慶汽運有限公司版權所有
聯系地址:安徽省安慶市紡織南路1號 聯系電話:0556-5511641 聯系傳真:0556-5513267
公司信箱:aqqybgs@aliyun.com 總經理信箱:aqqyll@aliyun.com
備案序號:皖ICP備12002297號-1 皖公網安備:34080302000049號
亚洲黄色网
<p id="jjzxv"></p>

<pre id="jjzxv"></pre>

<p id="jjzxv"><delect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/menuitem></delect></p>
<p id="jjzxv"></p>
<p id="jjzxv"></p>

<pre id="jjzxv"></pre>

<p id="jjzxv"><output id="jjzxv"></output></p>

<p id="jjzxv"><delect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/menuitem></delect></p><output id="jjzxv"></output>


<pre id="jjzxv"></pre>

<p id="jjzxv"></p>
<pre id="jjzxv"><output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re>

<p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/menuitem></menuitem></p>

<p id="jjzxv"></p><pre id="jjzxv"></pre>
<p id="jjzxv"><delect id="jjzxv"></delect></p>

<output id="jjzxv"></output><pre id="jjzxv"><output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re>

<output id="jjzxv"><output id="jjzxv"></output></output>

<pre id="jjzxv"><p id="jjzxv"></p></pre>
<noframes id="jjzxv">
<pre id="jjzxv"></pre>
<pre id="jjzxv"></pre>

<pre id="jjzxv"><output id="jjzxv"></output></pre>

<pre id="jjzxv"><p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/menuitem></p></pre>

<p id="jjzxv"><output id="jjzxv"><menuitem id="jjzxv"></menuitem></output></p><pre id="jjzxv"></pre><p id="jjzxv"><output id="jjzxv"><listing id="jjzxv"></listing></output></p>

<pre id="jjzxv"></pre>